人民日报:欧债危机慢性病再次急性发作

上周五签署的1000亿欧元西班牙银行业救助协议墨迹未干,本周一西班牙债市暴跌,在全球市场引发抛售风潮。此外,欧元兑美元连续下挫,创两年来新低;欧洲股市普遍大跌。

  屋漏偏遇连夜雨,周一晚穆迪又将德国AAA评级的前景展望下调至负面,顺带将荷兰和卢森堡AAA评级的前景展望也下调至负面,欧元区顿有“忽喇喇似大厦倾”之感!要知道,这一切离6月底欧盟峰会取得“几个月前还根本无法想象”的三大成果还不到一个月。

  当今世界经济总的态势是,美国金融危机是急性病,是心梗,服了硝酸甘油尚可缓解,现在美国经济正处于缓慢复苏中,但存在许多不确定性;美国金融危机引爆的欧债危机是“癌症”,是无解的慢性病,并且时时急性发作,给全球经济蒙上阴影。

  为应对欧债危机,欧盟峰会频频、德法领导人会晤不断,甚至近3年的八国集团、二十国集团峰会的焦点也始终围绕欧债危机进行。回首过去这3年,危机程度之险要、被救国期盼之急迫、施救国出手之纠结、危机过程之跌宕,堪比任何一部好莱坞大片。然而,每一次救助方案出台换得的片刻乐观和希望,很快就被其后无情的市场狂风暴雨所浇灭。

  欧债危机的症结是,二战后欧洲国家长期实行高福利政策,政府负担沉重,加入欧元区后的南欧诸国经济竞争力下降、产业空心化、人口老龄化,经济增长乏力,政府无法支撑高福利,只得发债借钱维持,债务雪球越滚越大,最终酿成危机。极端民主化的竞选体制和不切实际的承诺,又加重了债务负担,使得债务危机一发不可收拾。欧债危机现已陷入僵局,如同“第22条军规”中的那个想退役的飞行员,进退两难。

  对于危机最严重的希腊而言,退不退出欧元区都是死结。要想不退出就要实施紧缩政策,一紧缩经济增长就要受损,一受损民众福利就要下滑,一下滑民众就要闹事,民众一闹事政府就得放松紧缩政策,一放松紧缩,德国就不会出手,德国不出手希腊就会断炊。而对于德国而言,老百姓不愿用自己的钱去救他人,默克尔面临的是要选票还是要欧元的选择。

  欧债危机未来不外乎三种可能:一是“进”,各成员国化当下之“危”为未来之“机”,在不进则解体的高压下,统一各国财政收支,进而在此基础上成立“欧罗巴国”,实现“联邦”。按目前形势,由货币联盟前进到“联邦”还有相当距离。

  二是“退”,各国无法在紧缩和救助问题上达成一致,希腊等国只好先后退出欧元区,此举势将产生骨牌效应,最终导致欧元区全面解体。

  三是“半退”,这又有两种可能:或者希腊有序退出,尽量减少过大的负面影响;或者欧元区一分为二,边缘国家使用“B欧元”,核心国家使用“A欧元”,“A欧元”和“B欧元”之间的汇率可以浮动,“B欧元”国家好转后可以重新回到“A欧元”集团。“退”和“半退”实质上都是欧元区的解体。目前欧洲国家由于各自利益使然,实际上既未进也未退,而是在“拖”。

  未来,欧债危机还会在拖延中继续挣扎,其最终结局尚需拭目以待。但其对美国、新兴经济体乃至全球经济的“反向逆拉动效应”不可小觑,因为美、欧、新兴经济体之间的贸易相互占比达到20%,经济一体化程度远远超过以往。

友情链接:天天彩票官网  状元彩票开户  J8娱乐彩票平台  GT彩票官网  杏彩彩票官网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